房天下 >   房产快讯   > 90度地产 >   正文

手机看新闻

强制休假?他们都说“要不起”

90度地产 2020-11-21 19:33:15

2020年还剩下40天。

当北京即将迎来第一场中雪时,深圳再次入秋失败,30度温度适宜,微信名字为“南山咸鱼”的卢亮(化名)有点失落地盘算着是不是在最近赶紧"清年假"——年底前他还有5天年假可以休。

不过,在深圳南山区一家初创硬件公司上班三年后,卢亮的合约在春节后面临续约,在公司整体处于收缩状态下,部门领导近期频频旁敲侧击暗示其“工作应该保持积极性”,这也让他不敢轻易开口。

就在卢亮遗憾年假也许被“清零”前,深圳刚刚通过了《经济特区健康条例》,“严格执行员工带薪休假制度”这条规定正引发“打工人”群体讨论——想休不敢休,卢亮没有办法。

真能对“996”出手?

超长待机的深圳之夏似乎永远不会结束,就像是日复一日难测的下班时间点。不过,最近一则官方条例的出台,似乎让“打工人”看到了点希望。

日前,深圳市刚刚通过的《深圳经济特区健康条例》中提到,“用人单位应当严格执行员工带薪休假制度,人力资源保障部门和工会等组织应当加强对用人单位落实员工带薪休假制度的监督检查”,尽管在条例中并没有出现“强制休假”这四个字,但在社交媒体的讨论中,这一健康条例被简称为“强制休假”,从而挑动屏幕前“打工人”的群体情绪。

作为职场人,谁还没“被加班”过?对于这一新条例,卢亮很无奈:“双休和八小时工作制规定都落地那么多年了,结果我现在还不是常态大小周,经常996?双休能正常休,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带薪年假今年不敢想。”

作为国内首部地方性健康法规,该《健康条例》将于明年1月1日正式实施。但这一条例中提及的加强对带薪休假督查,如何真正落地还是得看企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深圳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就曾表示,法规对劳动负荷过重确实难以界定和制定具体标准,写入该部分内容,主要还是在于引导用人单位和员工树立健康工作理念,因此条例中没有制订具体的法律责任。

卢亮公司所在的深圳南山区是观察中国互联网的一个窗口。作为深圳高新企业聚集地,腾讯、华为、大疆、中兴、金蝶、TCL等科创巨头在这里云集,也造就了深圳最牛街道办“粤海街道办”,高楼林立与巨头们成千上万亿市值背后,正是一批批年轻人以高强度脑力劳动为之支撑。有媒体援引数据显示,深圳36.9%的上班族,要加班到晚上8时之后。

事实上,不管是深圳南山区还是北京西二旗,但凡入了互联网等新兴行业,996或者加班几乎已成常规选项。但无论是单休、大小周还是24小时随时在线,深夜疲惫归家的上班族们已经被手机捆绑,留给个人的时间成了最贵的奢侈品。有时候每次看到自己累成狗,但对比一下比自己加班更累的人,就只能安慰自己,还能离职咋滴?

弹性工作制,上班不弹下班弹?

1995年正式实施的《劳动法》中明确规定带薪休假是职工的一项基本权利。但二十多年过去,996乃至007的加班文化却日益繁盛。

如今,深圳打头阵,出了条例引导,是否严格执行带薪休假就真得看老板了。就比如对于996这一加班文化,老板们的看法总能别出心裁:马云就曾以一句“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没有机会。” 激起舆论讨论热潮。

对于当代的一部分上班族来说,想说下班不容易。尽管在互联网、传媒公关等行业,弹性工作制已经成为一种办公方式,但问题来在于,弹性工作制,似乎更倾向于“上班不弹下班弹”,也有网友调侃称“弹性工作制,只往长弹不往短弹”,所以疑问来了:弹性工作制究竟是职场人的福利还是996或者是加班的代名词?

网红李雪琴就曾在脱口秀大会上吐槽称:凌晨三点,老板发微信,我没回,老板觉得完了,李雪琴死了。她第二天就给她妈打电话,说这破工作太累了,压力太大想要回家种地——一通吐槽背后,是一把把职场辛酸泪。用李雪琴的话来总结,当代年轻人现状就是——没钱、没地、没退路。

不管是否会有“强制休假”,职场人早已习惯加班。《2019年白领“996”工作制专题调研报告》显示,对于八成白领来说,加班是常态,从不加班的白领仅占18.05%;每周加班10小时及以上的超20%,超七成白领加班没有加班补贴。

事实上,不管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并不是怕上班、也不是怕加班,怕的是没有工作生活边界日渐模糊掉的“隐形加班”。

以30岁的王苏(化名)为例,作为坐标某一线城市的互联网公司品牌部女公关,正因为办公室“加班文化”苦恼。“虽然说考勤是早上9点到晚上6点,但是6点肯定是没法走的,大家都在办公室生生耗着,人力部门甚至每个月还会发布部门之间加班时长比较数据,会特意标出来那些部门人均加班时长较高部门,一个人早走,就等于说把整个部门加班时长给拉低了,你说这不是道德绑架是什么?”王苏感叹。

王苏说,不能正点也就算了,但因为在线办公软件的存在,经常半夜12点多被领导电话叫起来在家加班,但这种因为没在办公室,根本就不算是加班,只能是义务,说是007都不过分了。“几乎每天晚上忙到凌晨后,躺床上都不舍得睡,连续一个月没有周末,上周末终于休了两天,当时周五一想到第二天不用上班,居然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

休还是不休?这是个问题

何时下班无解,要不要休假就像是挂在驴子额头上的一根胡萝卜——也许永远吃不到,但总有一个念想支撑着每天拉磨打转。

王苏的男朋友在另一个互联网大厂上班,对于总在加班的他们来说,找个时间出门短途游都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王苏出示了一张手机截图,上面显示她的假期余额:“本年年假剩余10天,去年年假剩余2天。”她说,自己单位的假期是每年8月底清零上一年度的,今年因为疫情原因顺延,如果再加上加班时长调休,她到年底之前至少还有两周假期可休。

但问题是,这些假休不了。“我感觉今年公司形势很紧张,连人力都开始严抓考勤。加班不可怕,但是真的很熬人,晚上八九点钟大家都不走,死活也要在办公室耗着,有的人干脆就拿着笔记本在会议室装做开会的样子‘摸鱼’。大家都在比着看上去是不是很努力。”王苏说,最担心年底公司要裁员,这时候不在领导跟前晃,还敢休假吗?

王苏的担忧并非没有行业先例。去年就有某互联网公司员工在社交网络爆料:“开始统计加班时长裁人了,身边好多同事现在都是每天坚持够至少11小时。厉害厉害,大家一起吃饭遛弯磨时间,形式主义搞得不错。”

王苏的男朋友所在的行业正值风口,为了与竞争对手抢时间上项目,007也算是家常便饭。虽然他作为技术人员暂时还不用发愁裁员,但基本上这几年除了法定假期外他也不提休假,用他的话说“年假要用在刀刃上”。他的刀刃,就是哪天腰椎间盘突出疼的实在受不了需要卧床了,就能用上年假了。

带薪休假,真不是所有人都会休。王苏总结了身边几类无法休假的“打工人”:“有的员工就是不愿意休,原因各种各样,一是怕休假影响在领导心中的形象,二是收入与绩效挂钩,怕休假影响收入;还有一种就是类似于新媒体运营这种24小时待命的工作,哪怕休假也不能彻底放开手,这假期休的就像是一碗汤里掉个小虫子,所以干脆就不休了。”

近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发布。建议提出,要完善节假日制度,落实带薪休假制度,扩大节假日消费。政策层面已经频频发力,对于每个“打工人”来说,何时能在繁忙工作之余安心享受一个假期,希望就在不远的将来。

你若喜欢,给90度点个在看

免责声明:本文系注册用户(作者)在房产圈发布,房天下未对内容作任何修改或整理。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房天下立场,若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点击“投诉”按钮。对作者发布之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精彩评论(0)

回复 还可以输入200

关于我们网站合作联系我们招聘信息房天下家族 网站地图意见反馈手机房天下开放平台服务声明加盟房天下
Copyright © 北京搜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Beijing SouFun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版权所有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56318764 举报邮箱:jubao@fang.com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